您当前位置: 圣才学习网首页 >> 数学竞赛类 >> 百科问答

百科问答之互联网思维的核心

扫码手机阅读
用圣才电子书APP或微信扫一扫,在手机上阅读本文,也可分享给你的朋友。
评论(0


  康熙是数学家,这是被清宫剧们严防死守得最好的一个“秘密”。

 

  帝王中惟一留有数学著作的人

 

  康熙是中国历代帝王中惟一留有数学著作的人,著有《三角形论》等专著(见《历史研究》20063期)。康熙虽是几何专家,但一生更钟情代数(当时叫借根算法)。《中国数学史大系》第7卷有对《借根算法节要》的记录。

 

  康熙有系统的数学思想,曾与二进制只有咫尺之遥。由于二进制是互联网思维的源头。研究康熙的数学思想(背后是邵雍的以四证二)为什么没有走向二进制(莱布尼茨的以三证二),就成为一个有现实意义的问题:中国式思维与互联网思维,以周易为参照系,在数学上那一层窗户纸到底在哪里?

 

  法国“国王数学家”教出的学生

 

  据康熙自己回忆,他学数学的起因,是受汤若望刺激。汤若望“于午门外九卿前,当面赌测日影,奈九卿中无一人知法者”。天象在古代涉及最高政治(天命与国运)。有历史学家推测,康熙学数学,有压制汉人的政治意图,使之无法轻视满人。

 

  康熙数学好了以后,不断调戏汉人,可以作为此说佐证。例如,出三角数学题为难状元,如“绘三角形,令求中线及问弧背尺寸”。又如,169222日(春节),康熙在乾清门召集大臣,当着专业数学家(方以智的孙子),进行对日影的高难数学演算。当中午日影果然到了康熙预测的那一点时,大臣们惊得目瞪口呆,令汉人深受刺激。如张玉书说自己“深从前学识浅陋,锢守陈言”。

 

  康熙数学后来好到什么程度?据当时著名数学家回忆,是皇帝教他,而不是他教皇帝。这是因为康熙背后有名师。教他数学的白晋(JoachimBouvet)是1685年法国国王路易十四派遣来华的六位“国王数学家”之一,教材是数学史上有名的《借根算法节要》,把当时欧洲最新数学成果专门翻译给康熙。他的起点远超当时中国数学水平。

 

  康熙数学思想的核心命题

 

  康熙学通数学后,产生了将《易》数学化以一统国际数学的专业抱负。康熙五十年,康熙在与河北省长兼北京市长赵宏燮讨论数学时曾说:“算法之理,皆出于《易经》。即西洋算法亦善,原系中国算法,被称为阿尔朱巴尔。”康熙说的阿尔朱巴尔是Algebra(代数学)的音译(借根方算法是意译)。

 

  这段话体现的是康熙数学思想的核心命题。康熙有一个念头,一定要证明《易》是Algebra之源,以证明中国的理才是普世价值,西方诸学不过是派生的。这一立意十分高远,实质在续王阳明天理之学。用今天的话说,意图在于以复杂性科学,替代科学主义,作为科技发展的基础。他把这件事当作当时的核心价值观工程,让白晋从数学上加以实现。康熙有五年时间与之共同进行课题攻关,几乎走火入魔(“朕自起身以来每日同阿哥等察阿尔热巴拉新法”),赶上当年木匠皇帝和画家皇帝了。

 

  白晋本人开始的想法正好相反,他认为基督教是普世价值,中国的一切才是派生的。慑于皇帝之威,不得不从。研究初始,康熙发现他在胡乱解读中国文化,于是批评并指导他“必将古书细心校阅,不可因其不同道则不看”。后来白晋钻进去了,变成了周易的狂热崇拜者(还在欧洲到处宣传,包括向他的数学同行莱布尼茨宣传),开始真心用代数学来论证。到康熙四十六年,白晋的国学大进,开始从内在的精神实质上把握《易经》。但最高境界,仍不过认识到“天理在人心,人易尽其性而合于天。”这里把心当灵明了,对天理的理解仍不到位,又成了圣经道理。这时白晋还遇到了数学上的天花板。康熙有段时间(大约五年),心急火燎,天天催他,问他数学化到第几卦了。

 

  康熙数学思想中的盲区:

 

  象数学天外有天

 

  以周易为元数学,今天看来也没有错,互联网正是从二进制才走通的。真正的问题出在康熙自己的数学思想。

 

  象数学是具体数学,而解周易需要抽象数学。这一点是康熙的终生盲区(也是白晋的数学盲区)。从康熙关于数学的大量批示中,看出他偏好具体代数,反对抽象代数(例如议论某国外数学家“还有言者甲乘甲、乙乘乙总无数目,即乘出来亦不知多少,看起来此人算法平平尔,太少二字即可笑也。特谕”)。

 

  而康熙偏好具体数学,不是偶然的。我认为主要是受象数学误导。康熙对周易的理解,深受邵雍影响。他说:“即如邵康节,乃深明易理者,……若不即其数之精微以考查,则无所倚,何以为凭据?……钦此”。王阳明做诗可以,数学不灵。如果王阳明数学达到康熙一半水平,就可以看出康熙问题所在:天理学的要害,是两仪(01二进制),而不是四象。因为4可以直接从2推出来,所以在数学上什么也不是。康熙与白晋互相牵着对方的鼻子,在4基础上(四象、八卦)进行代数化,一旦进了十进制,就再也转不出来了。他俩在数学上专业,但哲学和逻辑上业余。一步之差,断送了中国最早的互联网思维。

 

  白晋在康熙身边呆了43年也没有完成任务,康熙的数学思想也同他的核心价值工程一起陷入破产。退休后,白晋于1704年回国,将《易经》带给了整天给他写信唠叨二进制的好友莱布尼茨,事情出现重大转机。

 

  莱布尼茨一举破解周易

 

  在康熙彻底失望后,人类伟大的数学泰斗出手了,一语点破周易迷津。

 

  象数之学在一开始“两仪生四象”就迈错了(一旦进入四象,就只能是十进制了。这是《易》本身难以“理科”化的要害)。莱布尼茨作为数学天才,比白晋不知高出多少档次。他读了周易大吃一惊,一眼就看透“两仪生四象”的本质在“二生三”,四(象)和八(卦)应归入“万物”,根本不应像邵雍那样列入公式。信息革命证实了莱布尼茨算法的优越性。

 

  两仪向四象的转化,在数学上的进路不是四(那真成借根算法了),而是庞朴和游敏一直抓住不放的那个“三”。“三”不是一个具体的数,仅指01的相互转化。这一点只有老子看出来(二生三是老子对两仪生四象的更高概括,周易本身并没说二生三)。

 

  莱布尼茨读《易》时,已敏锐地看出了01(二进制)才是关键。莱布尼茨从世界观高度而不仅是数学高度写道:“10,一切数字的神奇渊源。这是造物的秘密美妙的典范”。“易”这个道的实际意思是所谓“简单的复杂”(Simplexity,这是工业4.0的核心理念)。即:以极简制极复杂。最简单就是最复杂。什么叫极简,01才是极简。4能从2中推出就不叫极简;8(八卦)能从4(四象)中推出,更是添乱。白晋虽认识到“六十四卦,三百八十四爻孰非心乎”。但没有点出王阳明的心,就是二进制。所以对天理学(自然哲学)没有解透。1701年莱布尼茨写信给在北京的好朋友白晋,要求他把二进制告诉他心目中的“算术爱好者”康熙皇帝,以引起皇帝的兴趣。莱布尼茨还在《皇家科学院院刊》发表论文认为中国人并没有读懂周易,如果不是他指出二进制,中国人将来也不会读懂周易。这是在不点名批评邵雍。莱布尼茨看出,只有抓住“二生三”,才能扣紧“易有太极,是生两仪”(二进制)这个信息革命的命根子。

 

  莱布尼茨由此成为继孔子、老子之后,第三位成功破解周易之人。

 

  经此透点,自春秋战国以来失传的周易真谛,终于魂兮归来!

 

  信息革命一声炮响,给中国送来结论

 

  可惜,康熙固执己见,不假思索就把莱布尼茨的周易数学化解决方案(普世价值的世界原型机)——帕斯卡尔二进制计算器——当玩具扔进库房了。莱布尼茨加入中国籍的申请也随之被清政府拒绝。中国自屈原之后,再次失去了一位可以为民族招魂之人。

 

  中国从此陷入300年黑暗。

 

  300年后,互联网一声炮响,为人类送来了信息革命,走01(数字化生存)之路,这就是结论。在解释周易的各种方案中,莱布尼茨的数学思想最终胜出。

 

  不要笑话和责备康熙。今人离互联网思维的距离,与康熙不过五十步笑百步。今日之中国,很少人知道互联网思维的核心在于Simplexity,翻译成古代汉语就是:易!

 

  从互联网到“互联网+”,要害无非是以极简制极复杂:“三百八十四爻孰非心乎”。

 

  编辑推荐:

 

  欢迎扫以下二维码,扫码后分享到朋友圈并下载APP,登录即可领取现金红包。

 

  


学科竞赛类电子书(题库)

查看全部>>

小编工资已与此挂钩!一一分钱!求打赏↓ ↓ ↓

如果你喜欢本文章,请赐赏:

已赐赏的人
最新评论(共0条)评论一句